网吧充值占座到社交分享,鱼泡泡的产品迭代故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26 16:07

  从一款依附于网吧的充值占座APP,一步步演化为基于技能分享的社交APP,鱼泡泡走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看似意外之外,却又始终在情理之中。

  作者 | 王雪琦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234家创公司

  “产品是演化出来的,不是规划出来的。”鱼泡泡创始人林嵩聊到鱼泡泡从一款网吧充值占座APP变成以技能共享为核心的社交APP时如此说到。

  作为网鱼的内部孵化项目,鱼泡泡最初的主要业务是提供在线占座和充值付费。但林嵩认为需要提供更有差异性的服务,最终选择了线上陪玩。

  创始人林嵩

  凭借之前的用户积淀,线上陪玩业务发展迅速。那些粉丝众多的高手被称作“大神”,目前鱼泡泡仅在游戏维度就已经聚集超过4万个大神,全平台的技能大神已经超过10万。在林嵩看来,这个平台的意义之一在于为“大神”提供了技能分享和个人增值的机会,“鱼泡泡最初的许多陪玩大神就是网鱼的服务员,以前打游戏无法赚钱,现在既能赚钱还能得到更多认可”。

  与此同时,最初以游戏人群为受众切入的声优陪聊业务也飞速发展起来,成为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泛娱乐这块的局面打开了。”林嵩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截至2016年,鱼泡泡已经累计吸引了400万用户,而且还在持续增长。

  从网吧占座到社交技能分享

  鱼泡泡是林嵩的第三段创业,在此之前,他开过网吧,也做过互联网广告分发平台。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网鱼网咖的创始人黄锋,2014年的时候开始合作鱼泡泡APP。

  鱼泡泡最初的定位是为网鱼网咖服务,以在线占座和充值付费为主的业务,原来的设想是待该模式成熟之后推向所有网吧,进而掌握网吧入口。但林嵩对这个初始设计并不满意,“充值占座都不是刚需,而且门槛很低,做微信公众号就能满足”。

  凭借曾经开网吧和多年游戏玩家的直觉,再加上背靠网鱼门店和会员的资源优势,林蒿选择了做线下陪玩业务。

  “一直想做个偏社交类型的APP,就想到陪玩陪练这块,因为游戏玩家这个群体大,商业潜力也大。但当时线上这块已经有人开始做了,我去做的话也没什么亮点。而且那时候我们有网鱼的门店和会员这种独家资源,网鱼的用户也有一定的消费能力,综合考虑之后决定做线下。这样的产品只有我们能做,差异化很明显。”

  从2015年开始,鱼泡泡正式上线了陪玩业务,在这一年做到了一千万流水。但也随之遇到了营收上的瓶颈。线下陪玩虽然单次收费高,平台可抽取的金额也高但也面临时空上的各种限制,一些陪玩的妹子出于安全考虑可能会拒掉晚上的单,和心仪的大神不在一个城市也很难约起来。

  林嵩和团队决定重新考虑此前被暂时放弃的线上陪玩。“用户对线上陪玩这块一直有需求,我们还有线下业务可以导流。”

  2016年4月,上线了线上陪玩功能之后,3个月内鱼泡泡的营收流水、平台用户注册量、大神注册量都获得了显著提升。“泛娱乐这块的局面就打开了,一下子就增了大概10倍。”林嵩说。

  有了用户基础,鱼泡泡开始丰富产品线。计算机系出身的林嵩也把“数据第一”的理念带到了鱼泡泡的产品迭代中。鱼泡泡曾经尝试上线过很多业务品类,最终留下来的都是经过数据淘筛检验的“真金”:比如目前发展迅速的声优陪聊业务。

  鱼泡泡市场负责人回忆说,“我们当时发现不少游戏公会在提供游戏陪玩代练之外,也在提供陪聊。然后我们自己APP的用户也在后台提一些需求给到我们。声优的技能门槛比游戏更低,可以切入的市场也更大一些。”

  尽管声优陪聊的业务发展迅速,但鱼泡泡市场负责人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鱼泡泡目前最大的营收还是来自游戏陪玩。

  鱼泡泡对游戏陪玩和声优陪聊这两块业务的扩张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思路。在游戏陪玩方面,通过优化渠道投放高效拉取有需求的用户是目前的工作重心,暂时不会考虑太多品牌曝光型的推广。

  对于容易被用有色眼镜衡量的声优陪聊,品牌的树立则是工作的重心:一方面尝试为有一定知名度的声优设立“个人电台”,另一方面为其中的一些人对接影视剧的主题曲演唱资源。

  塑造品牌形象的同时,针对平台上的声优榜单刷单现象,鱼泡泡也在努力进行技术优化。鱼泡泡市场负责人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公司之后会进行更智能的匹配,是根据用户习惯,像今日头条一样进行精准推送,未来榜单就不会出现了。”

  大神和老板

  鱼泡泡上提供各类技能共享的人群被称作“大神”,购买服务的人则被称作是“老板”。

  心会发光是王者荣耀的职业电竞选手,对他来说在鱼泡泡做陪玩是“闲着没事干捎带着玩,单量很多完全接不过来”,来找他陪玩的也有不少女生,在这些人中,1/3是纯粹为了上分,1/3是为了聊天,还有1/3是两者兼具。

  鱼泡泡市场负责人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竞技类游戏具有很强的陪玩需求(需要高手带着上分),“仅王者荣耀这一款游戏,我们判断就可能存在百万级的玩家陪玩需求,未来陪玩会比代练需求更大。”

  但在鱼泡泡上,更多的大神不是职业高手。林嵩说,鱼泡泡最初的大神就是网鱼网咖的服务员,通过陪玩他们既玩了游戏,也赚到了钱,还获得了更多的认可。在陪聊的声优中也有类似的情况,“有人在一个四线小城市,工资也就2000多,但通过做声优可以赚到2万,这相当于上海的4、5万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游戏陪玩弥合职业电竞和普通玩家之间的人员空白。有许多水平不足以做电竞选手,但又比一般玩家强很多的民间大神通过陪玩找到了新的变现方式和个人价值。

  目前陪玩分两块市场,一块是游戏陪玩本身,另一块是代练。在林蒿看来,这是一个几十亿量级的市场。

  “从数据监控来看,LOL和王者荣耀,在淘宝能够监控的数据大概数千万的市场规模,再加上外部代练平台,加在一起一年大概20亿到30亿的规模。陪玩本身,本来就有一些公会在做,从我们可监控的几大工会来,大概每个月3000万左右,那么一些小公会算在一起的话,这一块月大概是6000万到7000万之间,我估计一年大概十多亿左右。这两个市场大概是30亿到40亿之间,这两块我们还没有吃够足够的市场份额。”

  目前鱼泡泡主要通过对大神收入抽成的方式盈利,大神每接一单要将收入10%交给平台。在声优陪聊这个板块,还有许多老板会给声优大神送单。2016年,鱼泡泡获得了1亿200万的营收。

  而实现这一目标,靠的就是连接起用户和大神。在鱼泡泡平台上,更像是“三四线的小朋友带着一二线的小朋友一起玩”。

  根据鱼泡泡市场负责人介绍,目前鱼泡泡的用户群体以20-40岁的人群为主,男性占到70%。虽然目前的用户以一二线城市为主,但却有很多三四线城市的大神。“一二线城市的人相对收入比较高一点,但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三、四线的小朋友玩游戏的时间可能更多一点。一二线玩这个游戏但没时间的群体愿意付点钱让三四线的,玩得好来带他们玩。”

  蜜柚是声优陪聊板块长期稳居榜单前列的“大神”。她把鱼泡泡比作一个大商场,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各种形形色色的服务。

  “映客那种像做CEO模式,我们更像做白领模式,重点在长尾,大家都能赚几万块。映客是十个主播赚一千万,我们可能是上个100万人,每个月赚两三万。”林嵩如此说到。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